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红杉×休利特,与商业前沿的眼睛来场对话 | Great Causes

baner

在 2018 红杉资本全球 LP 年会上,我们对三位来自不同基金会的 LP 进行了专访。在前两期访谈中,福特基金会副会长、首席投资官 Eric Doppstadt ,罗伯特・伍德・强生基金会私募投资董事总经理 Michael E. Aswad 分别与我们分享了诸多有益话题。从推动社会进步,减少世界不平等,到聚焦全球医疗,慈善事业每一点一滴的进步,都让我们感到兴奋不已。

在本期访谈中,红杉中国合伙人浦晓燕和威廉与佛洛拉・休利特基金会私募投资董事 Christy Richardson 继续围绕慈善展开话题。红杉资本与休利特基金会合作长达 17 年,被其亲切地称为自己“在商业前沿的眼睛和耳朵”。休利特基金会如何评价当前科技领域的创新?为何关注教育、表演艺术、环境、发展和人口等公益慈善领域?在中国有哪些项目?听 Christy Richardson 逐一为我们解答。

众所周知,红杉资本的全球 LP(有限合伙人)名单可以说是一份美国慈善基金会名册,福特基金会、罗伯特・伍德・强生基金会、威廉与佛洛拉・休利特基金会、默多克慈善信托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威康信托基金会、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等美国知名私人公益基金会和大学基金皆为投资人,占 LP 总数的 80% 以上。

作为 Great Causes 访谈系列的最后一期,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小小的窗口,让更多人发现慈善、投身慈善,共同为促进人类的美好生活而奋斗。红杉资本多年来一直帮助勇士建立传奇企业,同时致力于帮助多家慈善基金会实现公益梦想。

Sequoia LP Meeting Beijing・China ・ 2018

浦晓燕:休利特基金会与红杉资本合作多久?

Christy Richardson:从 2001 年开始至今为止我们双方已经合作 17 年。红杉中国是我们投资组合中最大的三个合作伙伴之一,对我们而言十分重要。

浦晓燕:休利特基金会位于硅谷的中心,与惠普公司渊源很深。请问您如何评价当前科技领域的创新?

Christy Richardson:休利特基金会由比尔・休利特和沃特・休利特父子创立,是硅谷地区最知名的慈善组织,在当地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们关注慈善、公益和科技领域,例如在开放教育领域,我们资助技术创新,将更多的教育课程互联网化。如今创新无处不在,令人惊叹,我们对此深有体会。和以往相比,目前的商业模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不再只针对技术栈,也面向医疗和金融服务以及工业技术等领域,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冲击着社会的各个方面。我认为,这些公司的创始人深知自身责任——如何应对他们所带来的颠覆?我们参与了很多此类的对话。

浦晓燕:据我们了解,休利特基金会关注教育、表演艺术、环境、发展和人口等公益慈善领域,你们是如何确定聚焦于这些领域的?

Christy Richardson:这是五个非常不同的领域,我们董事会的主导思想就是要应对当今社会最艰巨的议题,那些需要长达 20 年的努力才能解决的问题,因为美国政府更关注解决当下的问题,但是我们想拿出长期问题的解决方案。我们最大的资助方向是环境领域,最近,我们宣布再次投资 6 亿美元在未来四到五年的环境项目,与中国的合作将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在私募资金资源领域继续发挥作用。

浦晓燕:我记得十年前你们与能源基金会合作打造了北京快速公交系统(BRT)。

Christy Richardson:是的,我们与能源基金会合作。我们很高兴看到北京快速公交系统在北京落地,这是我们在北京早期启动的项目之一,旨在改善北京的公共交通体系,提高北京公交的部署和服务水准。 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成功项目。

浦晓燕:请您介绍一下基金会目前在北京或中国正在开展的项目?

Christy Richardson:我们目前在中国关注的重点领域之一是电动车,我们协助中国政府限制内燃机,并为研究机构和政策机构提供支持。此外,我们还关注碳排放贸易机制,中国在该领域先人一步,并且出台了一项国家计划。我们非常支持中国所宣布的举措,并通过提供独立的外部视角来支持中国政府的实践。

8008

浦晓燕:休利特基金会每年定期评估资金资助或投资的效果。请问基金会是如何判定投资是否成功?评估对基金会整体的运营和投资有何帮助?

Christy Richardson:由于大家很难提前预知项目的成败,所以我们对于项目资助的反馈持非常开放的态度。大家会努力从局外人的视角来进行评估。至于投资组合,我们将自己看作长期投资者,我们的竞争优势之一就是时间跨度,我们基金会是永续的,并期待与所投资的企业携手前行,战胜困难挑战,跨越经济周期。因此,我们与目前的风投伙伴至少都有 10 年乃至 15 年的合作历史,我们期待与他们保持长期合作。在全球范围内,我们有七个核心的风投合作伙伴,他们都是最优秀的企业家最想合作的风投基金,这也给了我们指引。

浦晓燕:当决定与哪家风投基金合作时,您主要的考虑或筛选标准是什么?

Christy Richardson:我们期待与商业缔造者合作。我认为,当今有些风投基金非常善于挖掘公司,即使它们在早期不容易被发现。这很必要但可能还不够。基金还必须成为所投资公司的最佳合作伙伴,帮助他们解决发展时遇到的挑战,特别是与人才招募有关的问题。你要能催化人才,同时要提供和商业模式、盈利模式等相关建议。我们真诚地期待与这些创造伟大成就的商业缔造者共同合作。

浦晓燕:与之前的项目相关投资相比,目前影响力投资正在兴起,您觉得两者之间有何异同?这将如何影响你们对风投基金的选择?

Christy Richardson:影响力投资和项目相关投资是两个不同的领域。项目投资一般是由资助团队负责,投给盈利公司,而非慈善组织,这是具有挑战性的领域,我们在此领域的工作投入相对较少,因为我们想保持专注度。影响力投资与投资组合关联更大,我们需要确定投资组合的定位不会产生负面影响。风险投资相对而言最容易,我们可以创造新的工作岗位,把握新的机会,助力经济增长。所以,我们一直非常支持风险投资,这也是影响力投资的范畴。我们并非专门聚焦于影响力投资,但要确保基金会的投资组合不会给环境和社会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浦晓燕:作为休利特基金会的合作伙伴,红杉资本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Christy Richardson:红杉就像是我们在商业前沿的眼睛和耳朵,帮助我们发掘新兴技术领域,例如人工智能、加密货币、移动新模式和医疗健康等,他们与这些前沿领域的创业者一道,携手奋进。我们通过观察红杉所关注的领域,学习如何调整我们投资所应该关注的方向,确保我们的投资组合能够有良好地定位并运用好这些新趋势。

浦晓燕:我们双方已经合作 17 年了,您如何评价红杉资本?

Christy Richardson:红杉资本一直位居业界的领先地位,在美国,红杉的代际交接十分出色,不断吸纳新一代优秀的投资人并助力其发展。我认为,红杉在中国也非常成功,投资了众多领先的中国企业。红杉拥有独特的洞察力,善于挖掘下一代人才,发现下一个创新点,不断实现自我使命。我们很高兴也很荣幸成为红杉的投资者。

浦晓燕:好的,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