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创新创业下一站

过去 15 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中国的创新创业非常兴旺。每年这些行业里的投资规模都在不断增加,也出现了一些标志性的企业,像腾讯、阿里、百度、京东等。在这背后,中国的创新创业大量集中在互联网行业,尤其是消费互联网行业。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创业壁垒大大下降,全民创业变成可能。

每个人都可以建立一个 App,来解决某一批人群的需求,但这不应该是互联网创业的全部。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创新创业不应仅仅拘泥于本国市场的消费需求,更应该在技术创新领域取得突破。风险投资在硅谷有 40 年的历史,在早期的风投组织中,大量的人员是科技人员或者有企业经验的科技人员,很少看到麦肯锡的咨询人员和高盛的投行家们。那个时候风险投资家主要关注的问题是技术风险,其次才是执行风险。

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末,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美国大量的投资案例主要集中在消费互联网领域,那时主要依靠模式创新引领发展,但模式创新只是整个创新创业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技术创新。未来十年,如果创业创新有什么变化的话,我们猜测,技术创新的企业比重将会大大增加,而模式创新的企业将会面临低进入壁垒以及同质化的挑战。

中国有很多优秀的科技人才,但是科技产业化过程还处在比较落后的状况,两年多以前,我们非常幸运地投资了大疆创新,它有非常优秀的创业执行团队,其中还有一位创始人是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在香港科技大学的机器人研究领域做出了相当的成就。对于企业家来说,未来很重要的一个课题是怎样把科技创新的力量转换成真正的商业价值。传统的做法是跟科学家,尤其是有敏锐商业触角的科学家合作;除此之外,我们也可以从产业需求出发,反过去向科学家要答案,这样的反向做法在海外科研发展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路径。

红杉资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努力,2015 年年初,我们跟香港科技大学共同成立了清水湾基金,清水湾是香港科技大学的所在地,清水湾基金主要关注机器人行业的早期投资。2015 年年底,我们也跟全球最优秀的医疗仪器公司美敦力成立了早期种子基金,关注医疗仪器中全球领先的科技产品。在 2015 年巴黎气侯高峰会上,比尔盖茨组建了突破能源联盟,我很荣幸成为一员,我们赞成其中提到的理念和建议,除了政府对清洁技术、新能源的科研支持以外,我们作为投资人也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即通过投资早期的具有技术创新的清洁技术、新能源公司来协助解决能源优化和气侯变暖等课题。

今天,中国大部分创新创业的企业面对的是本土市场,因为本土消费市场很大。未来,我们应该把中国的优秀产能输出海外。一批中国创新创业公司已经在做这样的努力了,今天看到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在相当规模后走出了国门,包括百度、腾讯、阿里巴巴、京东,另外还有一批具有全新创新产品的企业,包括华大基因、大疆创新。在大疆创新的销售中,海外的部分就占了 50% 以上,2015 年年初大疆创新发布最新款无人机的时候,发布地选择在纽约、伦敦和苏黎世,这后面就昭示了真正全球性企业的战略布局。

这样的「全球性」公司必须要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产品上一定是科技的创新,而不仅仅是模式的创新。我们相信在今天新一代的创业者中,很多都有国际化视野,也有国际化工作经验,包括科技研发的经验,他们一定会引领中国下一个风口,在这样的创业创新企业中一定会产生一批有全球竞争力的优秀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