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周逵:投资创新和投资增长,助力中国新经济产业发展 | 投资人说

touzirenshuo

在今天这个科技创新快速发展的环境中,中国企业不再只是时代大潮的旁观者,或者跟随者,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成为参与者,甚至引领者。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认为,中国有适合创业的土壤,在移动支付、物流配送、工程制造等领域的许多企业,具有相当的国际水平和竞争力,把握新经济产业创新增长的机会,就有可能达到全球领先。

前段时间,周逵出席了清华大学全球私募股权研究院2018年度峰会暨全球私募股权高峰论坛,并发表了“投资创新和投资增长,助力中国新经济产业发展”的主题演讲。演讲中,他分享了把握投资方向与节奏的心得,并介绍了中国企业如何在新一轮新经济产业革命的浪潮中把握机会。

zhoukui

我先用很短的时间介绍一下红杉基金。

“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是我们的座右铭。红杉资本1973年起源于硅谷,经历30多年以后开始了中国和印度的业务。这两个市场代表了整个全球增长最有活力的两极,美国是代表世界技术创新的中心,中印是代表世界经济增长的中心。风险投资实际上是一种金融服务,需要立足本土和本地化管理,所以我们管自己叫全球化的本地基金。

红杉中国基金成立在2005年,到现在近14年,我们专注在四个方向:科技/传媒、医疗健康、消费品/现代服务和工业科技,我归结为创新和增长两个大的主题。14年里我们投了五六百家公司,有大概70家上市公司。当然我们最重要的指标不是多少家IPO,而是关注这里面有多少家推动了产业发展,成为产业龙头,多大程度改善了百姓的生活。

说说我们今天的特点:全球视野和全球资源,但本土运营和本土决策,这是刚才说我们是全球本地化公司的特点;专注领域和专业化团队是相辅相成的,只有专业化才能在这个市场中有创新性的事情上驾驭机会;除了资金之外,我们非常珍惜和企业家的伙伴关系,为我们被投企业提供有效的服务。在中国新经济发展特别好的这十几年间,我们不少成员企业已经成为中国新经济发展的坐标和缩影。

第二部分是汇报一下我工作上的体会。体会分两部分:一点是关于投资方向,另一点是关于时机和节奏。

从方向来看,我们首先的决定是投资中国,之后才是投资创新和投资增长。创新主要是信息技术和生命科学驱动,增长来自健康、金融、体育、文化等需求拉动。

投资中国是红杉几十年来做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受益于中国机遇,今天红杉中国和红杉美国在不少环节上是接近或者比肩的。

如果你把近30年来经济增长的中国当成一个企业来看,30年前买中国这只股票,你的回报是非常高的。而且过去15年创新推动发展加快,我们14年前开始红杉中国基金,有幸把握住了中国新经济发展的爆炸式机遇,如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速度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也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观念和习惯;还有中国确实是一个适合创业的国度,不仅市场巨大,而且从人才的培养、文化上也非常有利于创新企业的高速规模发展,政府也鼓励创业创新,国泰民安。

这些年资本市场的发展也经历了不少变化。我刚从业的18年前,那时候流行“两头在外”——钱从外面来,上市也在外面,只是企业是中国的,当时我甚至不确定中国的风险投资模式能不能走通。但我们现在来看,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尤其是新经济的发展,开始有了变化,资金上有至少一半不在外了。科创板出来以后,期待新经济公司“两头在外”的情况,变成两头都可以在内。

再看看中国两个方面的基础设施,中国传统行业的基础设施,如制造基础、交通设施、城市聚集的趋势,是整个国家大机遇里面特别重要的因素。新经济的基础设施元素,比如移动通讯、移动支付、电商及快递物流等等,也是推动中国新一轮工业革命新浪潮的重要力量。

如何平衡周期增长和杠杆

方向之后,谈谈时机和节奏。

在宏观经济层面,我看大家讨论2008年和2018年如何低谷难熬,好像有点暗示是有10年周期的意味。资本市场有时红火几年,有时冷清几年,这点不光A股,美股也是一样周期起伏。但需注意技术发展历程很有意思,没有进退的节奏,更不会退步,是非常抗周期的。而如何把握这些节奏呢?你的心思要面向未来和长线思考,这样你才能在把握节奏和做出选择时站在正确的位置上。

关于周期增长和杠杆,这几个词很难平衡。我们怎么做呢?

▨ 其一是市场导向、客户导向。 这可能是红杉在市场上面对这么多变化和风险时,坚持不变的东西。

● 市场导向:比如我们超过90%多的基金是投资在市场化的企业里面。我们崇尚市场打出来的优秀选手,而且我们都是做小股东,应该说90%以上的企业都是创业者的公司。

客户导向:我们希望投的公司,最看重的是能不能给他的客户带来价值,我相信我们的价值存在于他提供给客户的价值中的一部分,企业给客户提供的价值是整个价值链的源头。

市场导向和以客户导向,这帮助我们十几年在适应周期和持续增长上找到些和谐和坚定。

▨ 其二是技术进步和应用创新。 刚才我已经提到了,它是不会退步的。这样我们跟随技术进步,就在持续增长上面获得了更多的可能性。而且技术创新的回报是巨大的,它不循着领先者的道路,成功的难度虽然很大,但一旦成功,就打开巨大的增长空间,会看到惊喜。

▨ 其三是如何获得增长的杠杆同时管理杠杆成本和风险。 我们希望投的公司具有增长的爆炸性,我把这种爆炸性描述成业务杠杆,比方说不需要消耗那么多的资金或时间,它也能够获得巨大体量的成功,好事凑一块儿很难,其实新经济特征提供了这样的手段。我们去理解和寻找这样好的业务杠杆。

同时我们很少投资那些重度依赖银行或政府赋予的低息资金和低成本资源杠杆的事,比如地产和矿产等。十几年来,我们这样在周期增长和杠杆上面,似乎有了个相对健康的成长解决方案。当然,这些都只是回头来看的理解,也需不断调整优化。

微信图片 20191105120710

对创新增长更有信心

回顾过去,在经济低迷的时候,创新应用是更加繁荣的。我们看到中国电商的发展,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在成长过程中最鲜明的一些时间节点,如2003年的SARS和2008年的经济危机等,也是中国电商发展加速的两个节点。正所谓“穷则思变”,日子不好过时找新的方法和出路。今天我们虽然看到有那么大的经济内外压力,实际上,我们对创新增长的机会是更有信心的

细看一下技术创新的浪潮。

过去40年是以硅谷为中心的全球性技术革命。过去20年中国非常出色地演绎了应用创新步伐,出色到许多地方已经在全球领先。过去十年,无线互联网不仅把PC互联网改写一遍,而且又意想不到产生很多新的应用形态,比如O2O(Online to Offline,线上到线下,指将线下的商务机会与互联网结合,让互联网成为线下交易的平台)变成了offline=online(线下即线上)。未来十年展望,AI/云/5G,还有通信技术、生命科学技术会带来更多机遇。

应用创新的发展还有一些特点,比如创新应用形成的窗口期,窗口期的判断影响烧钱速度、估值水平和是否合并很多事情的决策。大家还总会听到上半场、下半场的说法。现在对“上半场”和“下半场”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有人说连接是上半场,智能是下半场,有的说消费互联网是上半场,产业互联网是下半场,其实说法都没问题,关键是判断准确,踏准节奏。

应用创新基础设施化。创新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变成基础设施,基础设施的进步会呼唤更广泛和更深层次的技术创新,比如今天HBAT就是技术研发上投入特别多的公司。应用创新基础设施化过程,我们都身处其中,也正在感受。

举一个例子,从1998年开始到现在正好20年,这20年很多公司都发展成了应用平台公司,比如在信息传播、支付等每一个点都会产生巨大影响力的公司。这些服务在座每一个人都容易获得、立等可取、而且不贵,我把这个叫做应用基础设施化。这个基础设施化会带来什么呢?

▨ 第一个变化是,产业边缘会越来越广,从产业苗头会变成产业主流;

▨ 第二个变化是,中国的基础设施比如移动支付、物流配送、工程制造,具有相当的国际进步水平和竞争力,有可能走到全球市场

▨ 第三个变化是,新经济的基础设施化,正在把昔时传统行业改写一遍,各行各业的产业重构和重新排序正在一个一个地发生,这已是共识,不需要像当年那样,新旧经济的代表在CCTV上打赌了。

微信图片 20191105120716

始终保持Day One心态

说了方向、节奏,最后一个说一下我们的团队。

▨ 首先,专注和专业。 我们这个团队聚焦中国,能更专业地鉴别中国的机会。

▨ 第二,关注大趋势、大机遇。 把时间放在最重要的变化趋势上面。

▨ 第三,专注新经济。 新经济里最重要的两个脉络是信息技术和生命科学技术。

▨ 第四,重视早期投资。 希望我们跟创业者的距离是最近的,我们希望做他事业上最早的朋友,也希望做他最重要的朋友。

专注会带来专业,专业才能带来回报;再想提的是,我们一直保持着Day One心态或者说是创业精神,focus在用户身上、专注/专业、学习/创新,希望我们是不断成长、创新的一个新公司。

我最后想说的就是感谢清华!感谢大家!

原标题 / 观点 | 周逵:投资创新和投资增长,助力中国新经济产业发展。 来源 / 清华大学全球私募股权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