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与金融时报共进午餐

金融时报

我与沈南鹏的会面是在 DJI 大疆创新位于深圳的办公室,我们使用手机订餐 App 饿了么点好午餐,听他聊起中国二级市场的近期震荡以及科技领域创业家们的未来预期。


我随着沈南鹏走进了 DJI 大疆创新位于深圳的公司总部,DJI 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级无人机制造商,也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组合中具有代表性的企业之一。

沈南鹏被认为是中国最成功的投资人之一,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为投资人带来的回报也被认为迟早会超过红杉美国基金。我与沈南鹏的会面是在 7 月初,时值中国股市遭遇剧烈震荡下行,仅在会面当天市值就下跌了 8%。沈南鹏所管理的基金总额逾 300 亿人民币,根据媒体近期报道,十年间,红杉中国投资组合中已上市的 40 余家企业总市值竟达 2 万 6 千亿元。股市的下跌意味着这一数字在短期内会大幅缩水,但是沈南鹏的头脑却依然冷静而精确。面对这次股市震荡,他波澜不惊:「形势还未稳定,我们还需要时间才能看得更为清晰,股市的表现不完全是由市场驱动的。在创业企业中,其中大概只有不到 5% 是上市公司,从某个方面来看估值下降对投资来讲未必是件坏事。」

十年前,在全球著名的企业家财富榜上,中国互联网企业家并不多见,而如今却是不胜枚举,如雷贯耳的名字有阿里巴巴的马云、腾讯的马化腾、百度的李彦宏以及小米的雷军。尽管沈南鹏的名气主要来自于其投资人的身份,但他也是一位企业家,他曾先后创立携程旅行网和如家连锁酒店。

相对硅谷而言,中国的技术企业环境更为复杂、更为集中,但成长也更快。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主要巨头对中国排名前十的部分互联网公司都有投资。目前,有五家非上市的民营技术企业的市值超过 100 亿美元,另外还有很多非上市企业的市值在10亿美元以上,红杉资本对其中的不少企业都有投资。作为一位风险投资人,他的角色往往是在企业初创期就开始挖掘、跟进并给予投资,尽管这时企业的技术还没有得到广泛应用,创始团队的执行能力还有待时间考验。一位知名的科技领域风险投资人对他有这样的评价:「沈南鹏有胆识在姚明5岁时就对他进行投资,而我可能在姚明20岁时都不敢做出投资的决定。」

沈南鹏对我解释说:「要成为一位好的风险投资人,你必须要改变自己固有的金融领域思维方式。当你做PE的时候,你会有很多信息及财务数据作为参考,因为 PE 所投资的公司一般是相对成熟的。在 buyout 交易中,你所要做的只是改善经营效率,采用一定的杠杆可能就会获利。但是在中国,VC / PE 投资无法这样操作,所面临的环境也更为瞬息万变。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新经济下,竞争已不完全是‘大鱼吃小鱼’,而是‘快鱼吃慢鱼’。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成为‘快鱼’并在竞争中获胜。」

沈南鹏是大疆创新的第一位外部投资者,他告诉我,大疆创新已经在盈利(预计今年的利润将达到两亿美元),公司估值也已达到一百亿美元。大疆占据了全球 70% 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份额,品牌也更具影响力。我们所在的会议室外就陈列着大疆最新发布的无人机产品系列包括 Phantom 和 Ronin。

沈南鹏将他的几部手机整齐地放置在会议桌上,他说,现在使用微信的频率比邮箱要高得多。「国外互联网公司通常不能完全理解中国市场。例如,当你注册一个国外 App 时,总是要求你提供电子邮箱进行注册验证,但事实上,手机号才是我们在中国主要的认证方式。」

沈南鹏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正是基于他对本地市场的深厚理解及深耕细作。他投资了领英中国合资公司,并计划将 Airbnb 引入中国。作为董事会成员,他曾为领英推荐了中国区总裁,该公司计划推出更适合中国本地市场的产品「赤兔」,面向更加普通而广泛的中国用户群体。事实上,沈南鹏通常不喜欢在公司发展已经很成熟的阶段进入投资,「我觉得参与得不够深入。如果我在早期参与投资,就更像是一次‘冒险’,我感觉自己又变成了一个创业者。当然,早期投资带来的收益也许会更好,但更重要的是你会深入参与到公司发展中去。未来你可能会对别人讲,‘你看,这个公司在只有几个人挤在上海的一间小小办公室里的时候,我就看准了这家公司!’你和公司共同成长。」

我们的午餐是在饿了么(ele.me) App 上订的,这家公司也是红杉资本投资的企业。沈南鹏告诉我,饿了么业务最早始于他的家乡上海,专为不喜欢学校食堂的大学生们提供外卖服务,而现在饿了么的业务遍及中国大陆主要城市。

如同很多移动互联网公司,在当前这个充满机会的环境下,饿了么不可避免地会侵入其他公司的「领地」,而这也对投资人提出了很多挑战。「我们不会在同一时间投资有直接竞争关系的两家公司,但互联网行业边界不是那么清晰,以前两个不同‘产业’的公司都可能逐渐走到对方的领域里去。」

沈南鹏在红杉中国的角色并不是他第一次把东西方融合起来。沈南鹏在上海长大,曾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他被当年的同学们认为是一个数学天才。他之后去到美国留学,毕业于耶鲁大学管理学院。在 1992 年毕业后,成为了早期在华尔街工作的大陆专业人士之一。

“当我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时候,我英文说的还算不错,但当时做推介或营销可能还不大行,我需要一个更好的切合点。因为我有着优秀的数学功底、出色的分析能力,能够胜任金融衍生产品这一领域的工作,而且很多来自中国的华尔街银行家都是从此开始的。”

90 年代中期,随着人们财富的增加,中国资本市场应运而生,国内开始出现了投资群体。沈南鹏成为了最早的一批「海龟」,他回忆道「当我回国后,感觉自己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投资银行家,在美国时由于文化差异造成的劣势不复存在。」

90 年代末,也就是中国第一批创业企业开始兴起时,沈南鹏在德意志银行负责其中国资本市场业务。当时,新浪、搜狐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占据了各大媒体头条。沈南鹏不少高中、大学以及耶鲁校友都先后加入了创业大潮,这时,他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1999 年,沈南鹏与梁建章等人共同创建了携程旅行网。他们二人在 15 岁时相识,当时他们分别在各自中学老师的推荐下参加了于 1982 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上海中学生计算机竞赛。「当时在中国还没有 Lonely Planet。我们知道在美国 Expedia 做得很好,觉得既然当时在中国还没有很多关于旅游方面的信息,那通过互联网应用来提供旅行信息和线上订票服务应该会有不错的发展。互联网正是一个理想的载体。」

这种创业生活和之前的白领生活对比十分明显。「从之前出入高档酒店与银行高管会面,转变到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屌丝创业者生活。」沈南鹏回忆说。

然而当 2005 年,携程旅行网的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时,沈南鹏开始意识到,之前投行和创业的经验,为自己成为投资人做出了最充分的准备。同年,沈南鹏接到了红杉资本的邀请,在「独立管理和投资决策」的框架之下,沈南鹏决定成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此时,正值腾讯等互联网企业刚刚登陆国外资本市场不久。

十年转瞬即逝,但他仍像从前一样具有强大的自我驱动力和竞争力。他始终作为一名一线的投资人,与创业者保持紧密联系,不仅仅是因为不愿错过良好的投资机会,也是希望在投资机构的激烈竞争中始终保持领先地位。

「这不仅仅是回报的问题,而是一种参与感和成就感。设想如果一批中国顶级企业最初是由红杉发掘而投资的,换做是你,你不会备感兴奋吗?」

目前在中国,创业企业与投资方之间的关系使沈南鹏的工作也更加繁重。在许多投资机构看来,企业花费了大量的资金用以捕获和保持用户,在过程中可能需要大量补贴消费者。沈南鹏正尝试用他的个人经验来看待企业经营上所遇到的很多挑战。

「有时需要做一些艰难的决定。当你确认要投资一家企业时,你同时就要接纳他们的弱点。你可以跟他争辩观点,但还是要尊重企业的最终决定。」

他坦言投资的历程中总会有不尽人意的地方。回忆到曾错失京东商城的早期投资时,他说道红杉最后付出了比先前大得多的代价才成为其股东。 「风险投资是一项永远会让人遇到遗憾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