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红杉七问独家专访|POP MART王宁:我相信自己的一生是有故事的一生

红杉资本的“七问之谈”(Seven Questions WITH)通过7个简单的问题,探寻创业路上的成功密码。被访者均为红杉资本投资人及成员企业创始人、CEO,在他们的奋斗道路上,收获了哪些经验?最重要的改变是什么?关于创业的诸多问题,你或许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答案。

本期我们邀请到POP MART创始人兼CEO王宁。王宁有很多身份,曾经的校园街舞冠军、如今的潮玩达人,曾经的大学生创业者、如今的独角兽企业创始人,这些身份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王宁立体丰富的人生。但他犹嫌不足,仍试图在人生的叙事上通过跌宕的情节,增加故事的可读性。“我不希望人生的叙事线是直白见底的直线,反而曲线越多、越波折,故事才会越精彩。”这样的旁观者视角,让他在创业低谷期仍然能够享受当下、直面问题,在所谓的高光时刻仍能把握内心、坚守初衷。

王宁身上的闪光点,被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合伙人苏凯在细节中捕捉到。一个闪光点在于,王宁创业早期,就有几个伙伴从学生时代支持他一路走来,即使在创业十分艰难的时刻仍然不离不弃;另一个是,王宁曾在大学期间首次参加校街舞比赛落败,之后却坚持苦练,在次年比赛中获得全校街舞冠军。对人才的集聚能力、锁定目标后不断自我锤炼的执着,这让苏凯看到了经得起市场周期性变化的企业创始人特质。正因如此,苏凯说:“我始终没有动摇过对他本人的判断,对创始团队的信任是贯穿多年投资的核心。”

在充满挑战的2020,POP MART迎来10周年,红杉中国作为“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也迎来了15周年。关于创业十年的感触、收获,关于未来的展望、期盼,关于结缘红杉的故事,王宁将与我们分享以下问题: 在高光和低谷中,支撑你一路向前的驱动力是什么? 人生经历了哪些带来大惊喜的瞬间? 你身上有怎样的特质? 有没有犯过错? 最近在看什么书? 创业以来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你对未来有怎样的期待?

Q1在高光和低谷中,支撑你一路向前的驱动力是什么?

保持以“旁观者视角”看待自己的心态。

我之所以想要创业,热衷于做从0到1的事情,是因为我相信自己的一生是有故事的一生,是饱满的、有厚度的一生。我希望有一天,等我到80岁的时候,回头和孙辈讲故事时,可以很自豪地说:“你爷爷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如果人生是一段故事,我不希望它的叙事线是直白见底的直线,反而曲线越多、越波折,故事才会越精彩。所以,经历低谷时我反而会享受这种戏剧性,正是这些低谷让生命的故事变得精彩、饱满、有可读性、有余韵。我一直抱着这种心态面对人生,不管是处于低谷时刻还是所谓的高光时刻。

用这种心态看待生活,就不会觉得艰苦,每个阶段的经历都有它的价值和使命。所以,很多人问我有没有熬不过去、咬着牙的瞬间,我真的没有。创业的每一天都是全新的体验,每天解决的问题都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就像在游戏里升级打怪一样,哪怕这个怪很难打,但过程是有趣的。如果你非常自信,坚信自己有一天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坚信自己的一生是有故事的一生,那么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你都不会觉得是问题,故事中所有遇到的角色都只是为了丰富这个故事。

Q2人生经历了哪些带来大惊喜的瞬间?

一些灵感涌现的时刻。我们最初看到某个潮玩或设计师作品时,经常脑海中有“小灯泡”亮一下的瞬间。比如当年看到Molly的设计师作品时,那个瞬间,你已经能够想象到很远的未来,我真实的感受是,仿佛看到了还在餐厅唱歌的周杰伦,发现了一个被埋没的天才、一个被尘封多年的宝藏。

其实,和艺术家的合作绝对不是靠金钱来达成的。首先,我们是尊重艺术的人,我是学广告出身的,我们团队学艺术、设计的人比例很高。再者,当我们看到艺术家的价值,才能和他们在一个维度上对话。艺术家在意的不是Molly将来能赚多少钱,而是我们能不能一起把Molly打造成米老鼠或Hello Kitty这样的超级经典IP。这是我们一起奋斗的目标。

Q3 你身上有怎样的特质?

首先,我是一个喜欢分享的人。无论是我认可的观点还是喜欢的音乐,只要是我认为好的东西,都愿意分享给别人,这也是团队愿意追随我的原因之一。我们会因为某些特征而相互吸引。所以,我和团队之间,既是他们对我不离不弃,也是我对他们不离不弃。我们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互相欣赏和吸引的基础上,一起成长,一起开创事业。

此外,我也喜欢独立思考,我从来不认为大家都认为对的事情就真正是对的。很多人觉得潮玩是所谓热点,但每一年都有每一年的热点,我们并没有去追赶,我们有自己的定力,十年都在做这件事。定力来自独立思考的视角,我们内部也鼓励员工“换个角度看世界”。因为,获得内心的平静和人格的独立,才是真正的成功。

Q4 有没有犯过错?

我们是很典型的创业过程:刚开始想做A,做着做着做成了B,有一天突然在C成功,也许未来会在D会变得伟大。创业其实是一个不断调整、校准的过程,我没有出现过造成特别恶劣影响的错误,因为团队之间已经建立了默契和独特的决策机制,可以尽量避免一些大的、方向上的错误。

我在想清楚往左走或者往右走之后会非常坚定。比如我决定了要往左走,我的团队都会坚定地和我一起往左走。但往左走只是一个大方向,可能真正的路需要左侧再偏右15度,这些微调就是集体决策的结果。

在发展过程中,一般公司都有两条线,业务层面和战略方向随时代变化而变化;但也有不变的地方:我们一直坚信要做一家让人尊敬的企业,做一家传递美好、传递温暖的企业,这个初衷是不变的。

Q5 最近在看什么书?

我最近在看余秋雨的《中国文化课》。他对文化的定义非常精准——文化就是一种形成习惯的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它的最终结果是形成一种集体人格。企业文化、产品文化、品牌文化,到最后追求的就是形成这种集体人格。

形成集体人格的过程中需要很多平衡,做企业、做品牌、做人、做事都是寻找一个平衡的过程。我们也在寻找商业和艺术的平衡,艺术追求独特性,商业追究普遍性,如何平衡这种天然的矛盾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主线。

Q6 最近在看什么书?

上大学时,我的偶像已经从周杰伦,变成了像李想、茅侃侃这样的“80后创业者”。那时我开始希望自己也能做一件事,获得更多人认可,但感觉目标很遥远。2009年我刚来北京时,到三里屯感受那种潮流文化的气息,都感觉像过年一样。当时从没想过,有一天可以在这样的购物中心开一家店,但现在POP MART的店已经开进了上海、北京最好的商场里。

我从一个对创业没有什么认知的人,到慢慢真的做出来一些事情,最后实现了当初可能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人常常会高估短期的自己,低估长期的自己。

到今天,我们的创业故事是很多人一起书写的,有自己的努力,也有这个时代的助力。潮玩能够像今天这样“出圈”,有我们对这个行业的改造,有像抖音这些让小众文化可以快速传播的渠道,也有中国电商基础设施发展让更多销售方式成为可能。

Q7 你对未来有怎样的期待?

潮玩原本是小众的、亚文化的,但是随着拓展,更多的消费者开始喜欢上它,量变带来了质变。最初这个行业的关健词是“潮流”,它隐含着一种“我懂你不懂、我有你没有”的文化优越感;但现在更多人参与其中,关健词慢慢变成了“时尚”,变得更大众、更流行;也许未来5年,随着更丰富年龄层的消费群体加入,关键词会变成“快乐”。它代表了一个更底层的需求,也许买一个潮玩就相当于买一个冰激凌,让人享受多巴胺分泌带来的快乐。

我期待未来有更多人关注感性的、精神层面的需求,可能当“10后”、甚至“20后”长大后,他们会有更完整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可能更喜欢那些让世界更美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