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Start a Company, or Join a Startup

Doug Leone

Sequoia China featured event Doug-2

大家好,非常荣幸能和这么多优秀的中国工程师、创业者们见面。我会简单阐述一下大环境,以及为什么当下创业或加入创业公司会是很好的选择。

红杉资本在风投领域已有超过 43 年的历史,科技领域每一步大跃迁我们都有参与,这点令我们深感自豪。之所以这么做并且能够成功的原因在于我们敢于拥抱风险。在工作和生活中,拥抱风险其实是风险最低的一件事,这可能与大家的普遍认知完全相反。

10 年前我们曾问自己,未来那些最有价值的公司会在哪里诞生。答案很明显,肯定不是在硅谷,也正因如此,我们进入了中国和印度市场。为什么是中国和印度?因为要建立一个伟大的公司,需要依靠一个庞大并且正在快速增长的市场。市场发展快但是规模小,抑或规模大却发展缓慢,都不能孕育出「伟大」公司。

现在全世界市值最高的 12 家互联网公司中有 5 家都来自中国,这绝非巧合。我们看好这个市场,最终事实也证明我们是对的——红杉投资而上市的公司总市值占纳斯达克市场总市值约 20%。

2005 年人们认为世界是平的,然而 10 年后到 2013 / 2014 / 2015 年才看到真正的跨国互动,对此我们倍感兴奋。我们知道这将会是个加速的进程,而且这为大家提供了绝好的创业机会,无论是在中国、硅谷还是世界其他地方。

简单讲下我们是如何看待这个环境。所有事情都在快速发展,迭代颠覆。举例来说,过去几个月产生的数据可能比之前几年都要多。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消化不了所有数据,由于过多数据的产生,该领域首次成为一个「真正」的市场。如何将这些数据转化为商业价值,成为问题的关键。

过去企业向人们卖东西,如今人们可以互相之间买卖交易。我们看到 iPhone 和安卓把消费者与电子商务互通互联,通过各种 App 掌控消费者体验,并出现了 O2O 这类商业模式。不过大家一定要关注毛利率,这在投资中经常会被忘记。在美国有很多独角兽企业,其中一些强强联合,背后原因很简单:不是所有企业最后都能成功,特别是处在市场第二名或第三名的公司。

这样的情况不仅发生在 TMT 领域,还发生在基因生物领域。现在你花几千块钱就可以进行基因测序。基因组可以被环境改变,假如你在雾霾天走路 1 小时,你的基因组就很可能会被雾霾改变,不过还好它们可以被改变回来。所以基因不仅仅与生俱来,它还与环境有很大关系。就好像不管你喝多少酒,做多少运动,基因都是可以被改回原样,并且还能被编辑。

未来的 4 到 5 年还将会有许多新发现。红杉的不少投资人都看 TMT 行业,试问 2025 年,我们希望公司一半或大部分的投资在什么行业?TMT 还是基因生物?超过一半的投资人选择了基因生物。我们看到这个市场正逐渐开始经历一个巨大的转变,我们必须紧密关注。技术正影响着每一个行业,如果你不是一个技术型公司,你就缺少竞争砝码。

再来回顾 60 年代的道指 30 支成分股,当时名列前茅的 30 家公司,如今绝大多数已经不在排名之内。最新的「财富1000强」榜单,在 40 年前几乎有三分之一是新上榜公司,而在上个十年间居然有多达 70% 新上榜公司,这种换血速度越来越快,但这对于我们大家来讲应该是个好消息。

几乎每十年就会出现一只黑天鹅,现在还不能确定 2015 年的黑天鹅是谁,不过我认为可能是亚马逊 AWS,我们看到它如今成为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一项技术。现在的年轻人在 AWS 赚的钱可能比他们开网店赚的还多。「黑天鹅」在浮现出一半身影之前,都是不容易被察觉的,但他们以超乎想象的冲击力改变并颠覆着整个世界。

Sequoia China featured event Doug Leone

我们生活在一个颠覆和改变的速度都在不断加快的世界,有趣的是我们都在一条 J 曲线上。当你处在曲线的左半部时,感受不到太大变化,因为那个时段变化很微小。而当到了曲线的右半部,就能看清楚发生的一切。我们看到了事物发展的系统规律性:一点点量变累积,达到质变突破。现在我们所处的曲线位置是加速改变世界的位置,这意味着我们知道任何事都会被颠覆。不管是对大数据的处理,还是企业基础架构的改变,抑或是移动时代或网络安全的变化,皆如此,唯一比「安全」发展得更快的是「安全威胁」。这一切都是未来几年的巨大机会,他们将会继续呈现其颠覆性。

红杉在做的是追问表象之下的本质。试问我们希望进入什么行业,市场的食物链是怎样的,我们的优势是什么,比如我们想管理整条产业链,就要先从底端的消费者开始思考。

有一点很重要:你要从不同的商业模式角度来理解市场,要从用户需求出发去发展和整合技术,而不是从现有技术出发,再去寻找相对应的用户。以乔布斯为例,他并不是拍脑袋说自己的技术可以成为一个好点子叫 iPhone。相反,他说自己已经厌倦了那些没什么应用、厂商间封闭自守、功能简陋的手机。他说,我们必须要打破这种僵局,真正的手机就应如此。于是,他站在用户对手机的期望之上,研发了对应的技术,颠覆了整个移动终端行业。伟大的公司就是从这里建立起来的。

说到微服务,很多新软件就是用它做出来的。正如我们在加州投资的一些处于成长期的公司,GitHub / Cleaver / Docker 等等,其中 Docker 是微服务领域的领军企业。这些公司在很短时间内,拥有数百万开发人员使用他们的技术产品,发展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这样的公司可以颠覆市场。

最后,再想想整个投资层面,市场参与者的位置,以及创建新公司的机会。设想,一家大公司可能不再愿意在昂贵的企业级系统上花费巨大的成本,那么当下就是创业或加入创业企业的绝好时机,能够加入一个不断变化的行业,而且其变化速度还在不断加快。

我非常喜欢中国市场的原因之一就是企业级领域创新与创业才刚刚开始,机会非常多,移动市场、O2O 等行业又远远没有饱和。以一句话作为结尾寄语——守株待兔才是最大的风险,你要敢于拥抱风险,因为全世界都在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