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Value Investing for Ten Years

Portait Magazine

《人物》 评选呈现 13 位对 2015 年的中国具有标本意义的重要人士。

年度投资人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 沈南鹏

获选理由 因为沈南鹏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坚持「价值投资」10 年,关注企业的真实价值,帮助创业者成长, 专注用科技创新改造中国人的生活。

Renwumag-Neil Shen


只要你还在创业,绕来绕去都会遇到红杉

一身中式西装的沈南鹏先生走入办公室,他刚刚打完一个会议电话,姗姗来迟。为了保证采访时长,他将原本定在中午的另一个视频拍摄挪到下午 3 点。在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以下简称「红杉中国」),时间是一种比资本更稀缺的资源。

「Return on capital(资本回报),这是所有基金(都看)的。但是我们也看另外一个词,就是return on time(时间回报),」沈南鹏说,「hourly(按小时)。」

沈南鹏很看重这种「职业精神」,尽管现在红杉中国已经有一百多人,他非常注重所有成员,无论是法律、财务、行业投资团队,都必须步调一致。「如果任何一个人没有很好地反映出整个红杉的投资文化的话,都会打低我们在创业者面前的分。」沈南鹏说。

确保团队的纯度,是红杉中国这支为期 10 年的老牌基金在建立之初博得投资人信任的筹码。

2005 年,创业成功的沈南鹏离开自己担任总裁兼 CFO、市值 10 亿美元的携程网,创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 首期募集两亿美元。两年后,红杉再筹 7.5 亿美元,主投信息科技、消费和医疗健康等行业,这在当时是一个大数字。同年,百度市值仅 36 亿美元。

募集这笔钱时,沈南鹏面临一定的挑战。现在名满天下的大众点评、奇虎360、诺亚财富、高德,在当时都还是商业模式尚在试水中的「小」公司。

2007 年时,360 刚开始在杀毒上发力,还没进入浏览器和搜索市场;大众点评还只是 Web2.0 的一个餐饮评论社区。基金创立 2 年,红杉投资的企业都还处于企业发展早期。没有人相信评估报告上对它们的估值,即便这些报告以最保守的方法估算。

现在回看,从个人电脑到软件、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道路清晰自然,但在这背后走上「岔路」而逐渐销声匿迹的基金和创业公司不在少数。

事实上,在移动互联网出现前,大洋对岸,硅谷的一批风险投资家认为互联网的发展已经接近尾声,清洁能源成为风投新宠儿。「风险投资家聚集在硅谷著名的沙丘路上,」《连线》杂志评论当时的情形,「那些曾使传媒业成功转型的企业家和科技投资者们准备把硅谷变成清洁能源版的沙特。」2005 年,风险投资家们在清洁科技上投入数亿美元,次年,激增到 17.5 亿,到 2008 年,累计投资跃升至 41 亿美金。

认准「新经济」尤其是互联网行业的沈南鹏只能用团队去说服把钱再次投给红杉中国的人, 而且是既做 VC,也做 PE 投资,红杉中国的团队成长极其迅速。红杉中国非常注重新人的培养,会给每一个新人配备导师,将红杉的投资理念输导给他。无论他们之前来自什么行业,每个「新人」经过几年的历练,都可能成为某个行业里投资的「专才」,秉承同一套研究方法论。「有人问我们说红杉基金里谁是做行业研究的,我说每个人都是研究员。」沈南鹏说,在办公室里接受《人物》记者采访时,每隔十几秒沈南鹏就会对着镜头笑一笑,轻松地打消你的顾虑,他的眼神依次扫过房间里的每一个人。

沈南鹏对「新经济」和互联网的坚信不久得到了回报。两年后,移动互联网开始爆发,它带来的所有红利都被在这个行业里不懈耕耘的公司捕捉到。

据此前公开报道的交易推断,2007 年成立的「红杉中国」二期基金年化净收益率近 40%,这意味着,8 年前给予红杉信任的投资人,收获了 10 倍以上的收益。而全世界投资到能源类企业的风投,在 1995—2007 年间,仅有 1.8% 的企业实现了上市,让投资者得到了明确的回报。

2015 年,美团和大众点评、赶集与 58同城、携程与去哪儿合并,让红杉中国投资的这些企业更加稳固地占据市场主导。在美股,红杉中国投资的多家美股中概股公司在私有化过程中,包括 360、博纳、陌陌,市场预计它们将在A股会有更多的追捧。

把目光缩短到近几年,红杉中国的投资名单里也已不乏独角兽:无人机技术世界领先的 DJI大疆科技、现象级流量的游戏直播平台斗鱼直播、达达物流、华大基因、深圳新产业等等。现在,大疆已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级无人机制造商。媒体报道,有投资人跟踪4年都无缘入股,但红杉中国在 2013 年 A 轮时,就投资了如今估值百亿的大疆。

就像美团 CEO 王兴所说:「只要你还在创业,只要你还在这个大的行业里面,我相信大家绕来绕去都会遇到红杉,因为红杉总在那里,而且总是冲在最前面。」

今年几大合并背后都有红杉的影子

连续创业者王兴的创业史几乎和红杉中国的历史同步。2005 年 12 月 18 日,校内网上线 10 天后,上午10点左右,还在睡梦中的王兴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我听说你们做了校内网,我们是一个风险投资基金,叫红杉资本。」王兴说:「红杉?没听过。」对方马上补充:「又叫 Sequoia Capital。」留学过美国的王兴马上想起来,Sequoia 是美国一家顶级的投资公司。

2010 年,美团正式上线两三天后,红杉合伙人就给王兴发来短信,接着就有专门的投资人从香港飞到北京与王兴见面。虽然后来红杉中国没有投资校内网,但王兴仍然十分敬佩红杉中国敏锐的眼光和极迅速的决策。

红杉中国是王兴做美团后接触的第一家风投,沈南鹏也让他认识到,什么是顶级的投资人。

让王兴惊讶的不只是红杉中国的速度,还有沈南鹏的态度。在三元桥红杉办公室见面后,沈南鹏没有让王兴说明美团的商业计划或业务数据,他在介绍自己和红杉中国。

「滔滔不绝地讲为什么美团应该拿红杉的钱,所以那次我才知道这才是真正厉害的投资人。」5年后,在红杉 10 周年的庆典上,台下坐着周鸿祎、刘强东等等红杉中国被投企业 CEO,王兴回忆说,「他们在前面可能已经做了很多功课,他对这种模式有非常清晰的看法,甚至比当时的创业者还有更清晰的判断。现在,10 年之后,我相信再也不会有创业者接到红杉的电话的时候会说红杉我没有听过,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情况了。」

今年,互联网圈几大合并背后都有红杉中国的影子,甚至有的合并双方都得到过红杉中国的投资。

拥有创业成功经历的投资人

直到今天,沈南鹏仍然保持着投行和创业时期的工作节奏。1992 年,从耶鲁商学院毕业后,他来到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工作。工作主要内容是看着财务报表和公司 CEO 会谈,给企业设计融资战略、收购或上市方案。

这种工作看上去光鲜,薪酬也非常体面,但沈南鹏却感到自己一直在企业边缘做事。大量的工作被放在说服企业相信和选择自己上。

投行的业务架构决定了他只能靠几次会谈去了解一家公司。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投资银行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帮企业进行 IPO 上市或并购,赚取佣金。但至于上市过后长期表现如何,以及企业具体管理的细节,并不是投行最关心的。

「假如我原来从投资银行直接变成了一个投资人,」沈南鹏说,「这样的转换会让人更多地去思考资本市场的套利,驾驭二级市场呈现的低潮和高潮。」(一级市场以发行证券为主,二级市场对已发行的证券进行公开交易)

1999 年,沈南鹏从投行辞职,和梁建章等三人一起创业,被称「携程四君子」。当时他们并不清楚做什么好,只知美国有个提供旅游信息和在线订票的 Expedia,「中国也应该有一个」。

做携程时,有媒体说沈南鹏之前的投行经历让融资信手拈来。

「哪有那么容易,一些大的投资银行看不上小企业生意。」沈南鹏说,「最漂亮的计划书没有用,关键是把公司的远景解释给将信将疑的投资人」。

在携程创业与他以前的投行的经历截然不同。在投行时,沈南鹏住 5 星级酒店、与公司高管会晤,现在,他要管理一家几百人的早期公司。他和另一位创始人梁建章有两张图画得最多:组织架构图、业务流程图。携程早期,为了推广品牌、获取用户,他们还派员工到各地机场休息室,发放纸质折扣卡。

亲历创业最终帮他扩展了投行工作者的视野和格局,沈南鹏最为宝贵的发现是,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影响到企业的生死存亡,「可能人事部的招聘的一些流程安排,也可能员工期权的设定……这些东西作为一个『投资银行家』,你根本不会花时间去注意。」他感到,原来在投行时对企业具体执行的了解是那么肤浅。

创业 6 年,从携程出来之后,掌舵红杉中国的沈南鹏已从一个拿佣金提成的「经纪人」,变成了亲力亲为的「负责人」。

亲手做出一家 10 亿美金市值的企业,对沈南鹏后来理解和服务创业者非常有帮助。他会用自己的经验建议创业者,公司领导框架如何搭建,那些营销手段有用,平时的工作中,部门间如何合作。他会把组织架构图再画给被投公司的创业者看,比如建议他们 CEO、分公司负责人和副总间如何优化内部汇报体系。

沈南鹏也尊重被投企业 CEO 的领导权。王兴听说不少创业公司的投资人喜欢乱插手、代替 CEO 做决策,但沈南鹏从来没有这样过。「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如果企业需要帮助,那他们来提供;如果企业没提的话,他们不来指手画脚。这还挺重要的。」

沈南鹏将红杉定位于最好的服务者,提到红杉的投后服务被业界同行称道时,他很高兴,说:「红杉在投资和投后服务上面有一套我们自己独特的做法,我们不见得在每一个项目上都能投对,但是至少我们这套方法看来是长期有效的。」

这种远超一般投资人为创业者带来的帮助和指导,令红杉合伙人们远比同行更为忙碌和勤奋,王兴经常在深夜接到沈南鹏的电话或微信。沈不客套,每次都直奔主题,和王兴讨论业务。

红杉中国对所投创业者提供「超预期」的帮助,既花费了他们大量时间,也令他们格外珍惜自己的选择,有人会介绍一些即将上新三板或者创业板的公司,承诺一年后价钱就能翻多少倍,但红杉合伙人们很清楚:他们愿意去把有限的时间交给更能帮助到的企业。

相比外界所说的「狼性」,沈南鹏面对他所选择的创业者体现出的负责与聆听态度令人钦佩,在与创业者交流的一个小时里,他要求红杉的投资人们尽可能地不接打电话,不看微信。他也是这么要求自己的。尽管没有事先说明,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沈南鹏没有拿起过手机。等到采访和拍照的空隙,他又马上打开手机,忙碌起来。

很多创业公司抱怨红杉中国没能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去讲清楚自己的创业计划,甚至连见一面都来不及。沈南鹏也非常遗憾,红杉合伙人们只能做到把每周一的时间留给几位「幸运」的来访创业者。

这些都让红杉中国不同于中国资本市场上喜欢短期逐利、坐庄炒股的基金,不把股票波动当做赚差价的良机。在这个机会多、陷阱也多的新兴市场,坚守常识的路上,避开噪音比开辟新领域难得多。

10 年中,也有投资人反复邀请红杉中国去投矿业、房地产业等行业,但他们抵住了诱惑,在市场很多人赚快钱时,红杉中国将有限的时间投入到自己深入研究有独特见解的行业中。

由点及面,先专注做好一件事再慢慢上下游延伸形成系统

在携程时,沈南鹏还学会了将业务向旅游业的上下游延伸。

携程团队发现,携程的顾客在订旅馆时找不到干净舒适又价廉的商务酒店,中国经济型酒店太少,而美国经济型酒店有 6 万家,占到酒店总数的 88%。于是,他们又创办了如家快捷连锁酒店,面向中低端商业人士,保证舒适和卫生,但取消了传统酒店中诸如豪华大堂、浴缸等华而不实的设施,定价一般在 120—300 元之间。

只用了 5 年时间,如家就成为同类市场第一名。2006 年,即携程上市3年后,如家再度登陆纳斯达克。今天,并不享有太多媒体曝光的携程市值近 150 亿美元,事实上是 BAT 和京东后的中国第五大互联网公司。

一位基金同行对《人物》记者说,红杉对于项目的参与和行业的判断往往很早,被投企业的协同效应也很强。「沈南鹏在谈判方面非常有技巧,他给公司很多建议,谈『投资』时都非常有优势。」

以 O2O 为例,红杉中国投资的不仅仅是美团、大众点评这种连接商家和客户的公司,它们投资了整条 O2O 产业链,包括采购、物流、数据等等公司。这些公司犬牙交错,接连成壁。「你如果非常了解本地服务,这个知识和洞察力本身就是一个宝贵的资产。」沈南鹏说。

所投行业之间的犬牙交错也让沈南鹏通过投资令它们以后形成了一个相互协同的「体系」,这种投资策略具有非常强大的递增能力,在互联网行业深耕越久,红杉中国品牌优势越明显。现在,许多基金会跟随红杉中国的投资方向和项目。有的投资项目被红杉中国获得,其他小的投资机构不怒反喜:红杉中国出手证明了自己的眼光,让创业者给自己留几个点跟投就行。

尽管红杉中国取得相当的影响力与话语权,但在沈南鹏眼中,自己的初心却很简单,那就是坚持价值投资,专注做一件事,就像当年创业携程,其实只是专注做好了一件事:用互联网改造中国的旅游服务业,相信「only sky is the limit」。

凭着优秀的品牌,沈南鹏避免了很多基金合伙人承受的短期业绩压力,红杉中国的期限是所有基金中最长的。

一般基金合伙人需要在较短的规定年限里完成收益率,就不得不从事抄底、赚差价这种短期资本套利。但沈南鹏就可以从容地执行长线战略,他称之为「unfair advantage」(不公平优势)。在美国,红杉已经拥有 40 多年历史,投过苹果、甲骨文、思科、雅虎、谷歌等世界一流企业。红杉中国美元基金的第一批有限合作人来自美国,这些投资人因为信任红杉的品牌,也相信红杉中国的团队能力。

业内将沈南鹏的投资风格归纳为「快准狠」,「准」是指他在早期能投到领域内的未来领导企业。

2007 年后,红杉在 TMT 中逐个选中了电商、娱乐、O2O 和互联网金融这些领域,完成近 200 次投资。以电商为例,阿里巴巴、京东、唯品会、聚美优品、美丽说、蜜芽、乐蜂网等等知名电商,红杉全部参与投资。

采访里,沈南鹏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 Enduring Company(持续成长的公司)。作为一名价值投资者,沈南鹏关注企业的长期价值和持续的成长。

在采访前一天,沈南鹏和同事聊了一家已经投资企业的近况,他们没有几句话提到这个企业何时上市,怎么资本运作。讨论的内容聚焦在几年后这家企业国际化拓展如何,收入会占到多少比例,它的产品跟竞争对手相比,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中国的市场天花板还有多少,产品定价和毛利率是否有压力。

在电话里,王兴对《人物》记者说,尽管红杉是唯一一家从美团 A 到 D 轮就一直投资的基金,但沈南鹏从来没有催过他上市或者融资。

让更多人改变观念,渴望投身创业

说起明年期望,沈南鹏仍保持敬畏:他期盼能少犯点错。红杉中国每年都会反思今年犯了哪些错误,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 10 年。红杉美国合伙人曾将 40 年的投资经历总结在一页纸上,写着 39 个犯过的错误。

但沈南鹏也足够幸运,红杉和其他所有创投的成功,都离不开中国经济,尤其是新经济和互联网带来的发展红利。

这 10 年,整个创业投资的生态圈已经建立起来,15 年前还没有天使投资人,只有少数基金参与互联网投资。现在,从种子轮到上市,都有相应的资本能支持。过去 6 个月 IPO 停止,但好的创业公司仍然能获得融资持续发展。

比钱更重要的是观念的转变。1999 年创立携程时,沈南鹏去邀请旅游业大公司的高管加入。当时还处于互联网泡沫的高峰,还有不少怀疑者, 他们甚至反问:互联网能够持续多久啊?

现在,从大公司高管跳槽创业已不会再让人惊讶,挑战、创新、乐趣,取代稳定、光鲜、安逸成为更多年轻人的择业标准。

「今天,中国的主要大城市,我们看到的是跟硅谷一样的一种职业导向,每个人都是在想,我下一步应该参加到一个热爱的创新事业中去。」沈南鹏说。


2016年愿望?

每年我们都会做一个反思总结,不是说这一年当中又完成了几个 IPO(上市),而是今年投错了哪几个项目,反思一下今年犯了哪些错误。我们从 10 年以前就这么做,今年也会。我对 2016 年没有抱一个宏大的设想。能够期盼的就是我们在新的一年,犯更少的错误。比如几年以前, 碰到不熟悉的行业,我们也曾经想,这个公司看来不错,可以很快上市,赚取一二级市场差价,还是投一下吧。克服人性弱点,抵制诱惑,坚持我们的投资理念,是一路走来的领悟。

说一件 2015 年让你比较满意的事?

中国企业走出去,和海外企业走进来是一个重要的话题。我们去年投资了 LinkedIn中国,发展非常好。我们一直在尝试做出一个模式,海外的优秀企业到中国,通过跟当地最优秀的团队合作合资,走出一条海外优秀产品植入中国的新商业模式。

另外一个事情,我今年是亚布力的轮值主席,刚刚卸职。亚布力企业家访问团今年第二次去美国访问,60 多位理事当中去了将近 20 多位,我们去了硅谷、洛杉矶、纽约, 进行了深度的交流和研讨。在硅谷,每十家成长起来的优秀的企业当中,可能五到六家是红杉投资的。我们不是 Facebook,不是谷歌,但是红杉可能会扮演一个甚至比他们更加重要的角色,能够让代表了美国或者全世界最新科技的硅谷能够更好地连接中国的企业家们,所以这也是我今年感觉做的特别让人满意的事情。